正文内容

祖玛教主一听就慌了

2015-08-10 20:49 来源:http://www.aiblog.net

可是处龙神的旁边有刷了几个祖玛卫士,相当的不要脸了,我靠,以为这次挂定了,没想到,我的朋友都来了,碰到了他们我算解脱了,我的朋友是个38的武士和一个41的道士,大约来了15'6个,我们把那个拐角的怪都清了,大家看了一下爆了不少好东西,一些祈祷头,和一些祖玛东西,我全让他们了,我自己看了一堆钱!~

说女性玩家大多喜欢聊天,练级,PK技术普遍较差,蝴蝶 是个例外,法师玩的常常被人骂着喊人妖,加上性格直爽,是圈里公认的女汉子,随着级别的增长,我们也逐渐向更大的地图进军,祖玛阁自然成了总所周知升级宝地,大家常常为了一个怪抢的战火纷飞,狼烟四起,话说一次我们在格子里转来转去,终于在一个房间发现了两个怪,旁边一法师正雷电其中一个祖玛卫士,蝴蝶 赶紧去电另一个祖玛雕像,不料刚电下去那法师改变了目标也电祖玛雕像,看着他小,蝴蝶 想着升级不容易,就放弃雕像去电法师丢下的祖玛卫士,刚电一下,那法师也跟着电过来,一来一去,蝴蝶 电哪个他也攻击哪个,蝴蝶 懵了,问旁边的 漠云,这法师在干嘛?旁边早看半天不动手的 漠云 懒懒地说:他在抢怪,笨啊,继续电,俩经验都他的。蝴蝶一听火了,这不是欠揍吗?唰唰俩激光拉开了阵势,一个抗拒一个卡位加一激光,满地的超级魔法药

大家好,本人传奇年龄2年,浅谈几句。法师PK道士(单挑)时候很简单,魔法力55左右的法师外挂加速后直接开盾连冰,顶着红绿毒和狗与道士对拼,抓住机会激光,道士的情况是不易乐观的。个人建议PK时不用闪电,速度慢,给对方充足的回血时间。法师PK法师(单挑)没什么可说,立盾后消耗战,注意与对方跑刺杀位激光,注意出激光的时机,蓝的补给速度快就连冰,嬴的机会就大一些。个人建议PK时不用抗拒和闪电。金刚石可以锻造之后,战士的武器有了历史的飞跃,37的棒棒不说,屠龙和怒斩几乎是到处可见。再加上盛大故意不封战士的各种BT外挂,战士PK时候简直是如虎添翼。是法师的天敌!针对目前战士的智能外挂,法师朋友门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纵向立一排梯阶火墙后,战士就向后退了,这时可以当做祖玛卫士长打。哈,我在骗你。近身后主要是刺杀位激光,多放火,注意让敌人时刻站在火中,55魔法力的3级火墙也是很下血的,一边立盾一边寻机会激光。还有如果蓝药补给不及时的时候不要轻易出冰(意义不大),在自己蓝的补给速度快时或是拉开一定距离时就可以连冰了,红是加不上来的,控制蓝的补给速度是能不能打赢的关键!祝大家快乐传奇每一天!

话说这一天,天气晴朗,风和日丽,祖玛教主睡了个懒觉起来,正是中午时分,一边吃饭,一边对身边的卫队长说:“下午的人叫齐了没有?”卫队长面露愧色,道:“回教主的话,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两位大人我都已经帮您约好了,一会就到,可是这白猪大人么……”。祖玛教主不悦的说道:“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快点说。”卫队长干咳了几声道:“这白猪说他最近手头太紧,不能来了。”祖玛教主差点把一口饭都喷了出来,骂道:“别胡说八道,那白猪是有名的财主,家资何止万贯?怎么可能手头紧呢?一定是你小子太懒没去请,是不是啊?”卫队长吓得脸都白了,惶恐的道:“教主明鉴,我确实是去请了,可是白猪大人他确实就是这么说的啊!小的若是有半句假话,您宰了我。”祖玛教主奇道:“难道是真的?没可能啊,一定是找借口不来,怕输。奶奶的,我又不出老千,我还不是常常输吗?娱乐为主嘛。这下可好,三缺一,我下午怎么过啊?”卫队长赶紧上前凑到祖玛教主耳边说道:“小的打听到一个消息,保证教主以后不会再怕三缺一了。”祖玛教主哦了一声道:“什么消息赶紧说来听听!”卫队长干笑几声,说道:“最近韩国过来几个大老板,在沃玛经济开发区投资兴建了一个白日娱乐城,派了个叫赤月魔的做总经理,那赤月魔有间麻将馆,专门是为了和领导拉关系才建的,那里面的设施都是高科技货色,连麻将台都是自动洗牌的呢。还有啊,那里可从来不对下等人开放,象上次尸王大人那样,到了门口都被人家赶了出来,说他还不够档次,气得他差点昏死过去,呵呵。”祖玛教主一听来了劲,把饭碗一丢就要走。卫队长连忙拦住了他道:“教主,您不等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两位大人了?”祖玛教主生气的道:“等什么,俩小子磨磨蹭蹭的到现在还没来,你打个电话叫他们直接去白日娱乐城不就行了?罗嗦!”卫队长连忙称是。早有卫士把卡迪拉克开了过来,祖玛教主坐上汽车,直奔白日娱乐城去了。半小时之后,祖玛教主来到白日娱乐城,早有月魔蜘蛛进去通报了赤月魔,赤月魔将祖玛教主接到自己的会客室里,宾主在沙发上落座。祖玛教主摸着沙发扶手,只感觉异常细腻滑手,不禁赞道:“赤月魔阁下这沙发可真不错,真皮的吧?”赤月魔哈哈笑道:“这沙发可不是一般的真皮,这是人皮!嘿嘿,这人皮也有讲究,首先得是女的,皮肤细腻,年纪大的不行,太老,年纪小的也不行,太薄,只有22岁的最好。战士的皮不行,太粗太厚伤痕又多,法师的皮也不行,太娇太嫩不容易成形,只有道士的最好。这几张沙发,用了16个人的皮才缝制完成。教主要是喜欢,改天我再叫人帮你做几张送去好了。”祖玛教主一听,顿时肃然起敬,仰慕的说道:“赤月魔总经理果然是高品位的人,我等乡野粗人实在是望尘莫及啊!惭愧,惭愧!”正说话间,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也到了,众人又是一顿寒暄。闲话少说,祖玛教主可是为了打麻将来的,自然话题就引到了麻将上。赤月魔一听要打麻将,高兴地笑了起来,道:“各位,各位,别的咱不敢说,这打麻将可是我的强项,我这就带各位去我的专用麻将室玩吧!”众人随着赤月魔来到麻将室坐下,随着自动洗牌机哗哗做响,片刻,麻将就砌好了。祖玛教主问道:“不知道赤总想玩多大的呢?咱们可是工薪阶层,虽然面子上风光,可其实内里可也是紧得很哦。”赤月魔笑道:“教主开玩笑了,我可比你还穷呢,这样吧,不玩大的,小一点,一个筹码算十万好了。这总没问题了吧?咱们可不能象路边那些老头老太那样玩太小的,那样还有什么身份啊?大家说是不是啊?”祖玛教主一听,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去,心里想:十万一个筹码?那一场下来不得输赢上亿啊?我们平时也就玩一个筹码一百两百的啊,天哪,这可怎么办?说我玩不起的话,那我以后还有什么脸做教主啊?祖玛教主转眼看了看旁边的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只见他们两个也是面有难色,笑都笑得很尴尬。祖玛教主眼睛一转,计上心头,道:“哎呀,今天出来得匆忙了,身上都没带什么钱,不如我们先玩小一点的好了,下次带够了钱来再玩大的。”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连忙附和。赤月魔轻笑两声道:“教主这是说的什么话?只管打,没钱先从我这里拿,写个借条就行,凭教主这身份这地位,还怕你不还我的钱还是怎么着啊?来人啊,抬几箱金条来。”不一会,一个帐房先生带着几个下人将六箱金条搬了进来。赤月魔道:“这是我的帐房先生,以后几位来玩,缺钱的话,只管找他拿,啥时候还都行,咱们玩就图个痛快,台面上可不能欠帐,你们说是不是啊?”三人无奈,只好附和道:“是啊是啊。”各自写了借条,麻将正式开始。旁边的服务员忙前忙后,红中华整条的上,百威啤酒整箱的开。这一场麻将一打就打了一夜,天亮了,赤月魔连打了几个哈欠,道:“各位,时候不早了,也累了,我看三位今天的手气也不佳,不如今天就此为止,下次继续,好吧?”其他三人看看也确实,刚借的几箱金条又都归了赤月魔了,也不好意思说再借,于是告辞了赤月魔,出了白日娱乐城,各自打道回府。祖玛教主回到家,怎么也睡不着觉,想想真是窝囊,一晚上就输了两个亿,这么多年的工资积蓄,恐怕都不够还这次的债的,想想堂堂一个教主,如今被逼到如此地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由就起了轻生之念。卫队长早看出教主的心事,忙道:“教主不必多虑,其实这点钱不算什么的。”祖玛教主叹了口气道:“你知道个屁,我这么多年都没存到这么多钱,这下钱要是还不出,我还有什么脸再混下去?”卫队长笑道:“教主难道忘记了?仓库里那成箱的装备,不都是钱吗?”祖玛教主怒道:“胡说八道,那装备难道也能动吗?那是天神寄存在我这里,派我每次发给那些有勇气和毅力来到我这里能够把我假身杀掉的勇士们的,这是能动的吗?这要是被天神知道了,恐怕别说是我,就是你们都要没命!”卫队长摇了摇头,道:“教主大人,这么多的装备,你拿掉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天神从来不来查数,你每次往假身上面少放一点装备,就足够你开销的了!我不说你不说,谁会知道?”祖玛教主一想也对,不禁又乐了,搞了点酒搞了点菜,和卫队长两人好好喝了一通,然后上床睡觉去了。第二天醒来,祖玛教主亲自去仓库拿了一箱放进了卡迪拉克的后备箱,联系好了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之后,再次来到了白日门娱乐城,一箱装备折算成钱之后,除掉还债的,还有多了4箱,再一看,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也都是带着成箱的装备来的,大家心照不宣的笑笑,继续麻将桌上的拼搏。一天又一天过去了,随着一次又一次麻将的失利,祖玛教主仓库里的装备极其快速的减少,到了后来,祖玛教主甚至只在每个假身身上放一个祝福油甚至什么都不放就放几千个金币充数了。搞得来打教主的人们怨气冲天,举报信一封一封发到天神那里,终于,天神忍受不了了,决定派调查组下来调查这件事。祖玛教主一听就慌了,招集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等人前来商议对策。三人商量来商量去,都觉得这次恐怕是躲不过去了。沃玛教主眼睛一翻,道:“都是赤月魔那小子害人,我怀疑他出老千,要不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一个人赢呢?要不这样,反正也是个死,不如我们趁现在手里还有点权,招集手下,我们联合起来一起去把他揪出来让他还我们的钱,我们就说他出千,他不承认也不行。”祖玛教主一听,把手里茶杯往地下一扔,说道:“好,就这么办。想我们横行传奇大陆这么多年,这次让个新来的给耍了,也太没面子了,我这就招集人马,杀往白日娱乐城。”三路大军浩浩荡荡杀往白日娱乐城而来,看那一群群的祖玛卫士们整齐的步伐,恨不得每一步把地都踩出一个窟窿来。祖玛教主满以为这次豁出去了,一定是将赤月魔手到擒来。可是没想到,刚进白日娱乐城,迎面窜出来一群钢牙,剧毒,月魔,五彩蜘蛛,夹杂着一群双头血魔,没多久,就将祖玛教主带去的大军片甲不留。祖玛教主一看形势不好,赶紧撤退,惨败而归。三人回到老巢,哭丧着脸,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候,电话铃响了,祖玛教主一接,是白猪打来的,白猪道:“老兄啊,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什么情况你就也上了赤月魔的当呢?我当初就是受了他的害,搞得我差点倾家荡产,还好我兄弟多,每人凑了点钱帮我把债还了,我是彻底的戒了麻将了,现在安稳的在家过日子,搞得你叫我打麻将我都没钱来打了,唉。”祖玛教主一听,火大了:“你奶奶的,要不是你不来和我们打麻将,我们能去上他小子的当吗?出了事也不早点通知我们一声,你这杂种害死人了!”白猪一听,知道多说了没用,啪的一声把电话挂了。祖玛教主气得直咬牙也没办法。终于,调查组下来了,祖玛教主联合了沃玛教主和邪恶毒蛇等人,一起联名向调查组交了自白书,请求宽大处理,调查组一看情况这么严重,当下也不敢乱下定论,赶紧通报天神,天神连忙召开天务院扩大会议,研究来研究去,研究出了个解决方案。兹决定,不日,将白日娱乐城改名为白日门,开放白日门作为人类勇士们的探险场所,将所有赤月魔手下功夫减低一等,命令赤月魔将从麻将台上骗来的装备都作为奖励人类勇士们的奖金发放。祖玛教主等一干人闭门思过,不准再涉及赌博行为。特此通知。从此,人们将注意力从祖玛教主身上转移到了赤月魔身上,祖玛教主在老巢里偷偷的笑道:“嘿嘿,这下,你这老骗子忙去吧。天天被人类骚扰的滋味不好受哦!”赤月魔也在老巢里偷偷的笑道:“看来,我可以开个人皮沙发专卖店了,不如以后我这沙发就叫情人的怀抱吧!”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