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内容

说完老人突然不见了

2015-08-10 20:50 来源:http://www.aiblog.net

英雄等级上去了头疼的事出现了英雄的技能值高又难练只好喝圣水来加技能点.现在用申请的小号里的勇士卡上的2元宝跑圣水;首先申请个小号开个锦囊在打怪得100经验 等级到打4级买个小气血石一个,比齐回程石一个勇士卡里的2元宝用完了开始跑圣水了,先给号里准备50000金币和2捆回程券,没回程券也可以.先从出生地,(边界村;银杏村)点新手指导员去盟重,因为是传送到外面的,所以跑到安全区点盟重老兵,点去英雄酒馆,跑书店这样路线最近,呵呵我偷懒,可以用飞的当然用啦.然后接任务,第一次签名有3处(白日门天尊,比齐海边老兵,边界村杂货老板);边界村杂货的可以直接点比齐老兵直接飞别的都要跑;第2次签名有2处沙巴克屠夫,仓月天虹法师),沙巴克屠夫直接飞比齐点去边界村在点新手指导员飞盟重在跑安全区的公告牌去沙 为什么不去彩票员哪里呢?因为彩票员哪里去了沙,签名完去沙武器自杀,复活上线在毒蛇,只有在公告牌哪里复活后还在盟重安全区.仓月天虹法师最容易了直接去边界村点新手指导员飞仓月就可以了.以上就是用免费的2元宝跑的圣水 一般20次比齐回程石头应该跑个15个以上圣水.这样就不用买比齐回程石和盟重回程石跑的最快的方法了,想跑圣水的照这个方法去跑哦!我一个人跑无聊死了!N个小号来回比齐盟重仓月多好!!!!!呵呵.

第五章 逆转大法朴梦蝶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三大套装研究好后没多久的一个晚上,比奇研究所上空一条火龙腾飞而起,整个比奇城的天空都被染红了。第二天人们就发现原本研究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一堆灰烬。研究所当晚的看护人员和几位大师以及三大套装,也全都不见了。而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能跟我说说你的项链是怎么来的么?既然项链还在,说不定我父亲还没死!面对朴梦蝶希冀的眼神,雷风硬着头皮道:实在不好意思,我真的记不得了。但我知道这个项链对我很重要。雷风也搞不清,这根真魂项链是如何到达现代,被自己的父亲得到送给自己,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朴梦蝶闻言顿时变的很沮丧,但是还是告之雷风:哦!那你要把项链收好,这根项链能用灵魂的力量伪装自己不被使用者之外的人发现。你不用担心他给你带来什么危害,而且一百格的空间能让你携带许多东西。不过项链里的精神力量必须到你精神力达到三十能时才能引用,没到之前只能使用空间和项链附加的魔法闪避精神。朴梦蝶的话让雷风几乎忍不住想把一切告诉朴梦蝶,但雷风最终还是控制住自己,否则告诉朴梦蝶自己是从异世界来的,不仅没给朴梦蝶带来帮住,还会被朴梦蝶当做怪物。雷风沉默了一下后说道:你先休息吧,我守上半夜,你守下半夜。朴梦蝶站起身来,摇了摇头道:还是我守上半夜吧,我暂时不想睡。雷风见朴梦蝶这样说也不好拒绝,而且雷风也觉得非常累了,便随手找了根树枝在火堆旁做下,用树枝支撑着自己睡觉。这种睡觉方式,只要轻微的举动就能使雷风惊醒,在这危险的丛林中,身边还有一名看起来还不错,但却不知道真假底细的异世界人,雷风还是满怀戒备,毕竟每有人想睡一觉起来就发现自己再跟阎王喝早茶。待雷风睡着之后,朴梦蝶靠着一棵大树,看着天空中同地球不同,永远圆着的月亮,不知道在想什么,还不时往雷风那看一眼,只不过看的是雷风的胸口的项链。不过雷风并没如愿的在半睡状态,经过一系列的刺激,雷风的大脑早已经非常疲惫了,得到休息的机会,自然是进入深层睡眠状态,现在哪怕是打一个响雷都不一定吵得醒雷风。朴梦蝶也不知道自己守了多长时间了,朴梦蝶正发着呆时,突然一棵树后传来一声嘶吼,紧接着从树后出来了整整四只边界森林最凶猛的猛兽森林雪人。朴梦蝶连呼糟糕,连忙叫着雷风的名字,谁知雷风竟还没醒,朴梦蝶又狠狠的踢了雷风一脚也没能把雷风踢醒。朴梦蝶看了看熟睡中的雷风,又看了看正围过来的森林雪人,一咬牙冲上前去,趁雪人还没反映过来时给了每个雪人一剑,在边界森林中横行的森林雪人哪受过这种痛?也不管熟睡中的雷风,朝朴梦蝶追去。而雷风被朴梦蝶踢了一脚后,竟过了一会才嘟囔道:别吵我,闹钟还没叫呢,让我再睡一会儿。雷风突然过过神来,顿时被吓的再无半点睡意。雷风连忙起身,却不见了朴梦蝶。雷风怔了怔,突然听道一阵若有若无的轻微呻吟声从不远处传来,从声音上听来竟是朴梦蝶。雷风立刻明白过来,这种声音绝对是受痛而发出的,朴梦蝶竟遇险了。雷风立刻从空间包裹中唤出麻醉手枪,右手提着开山刀朝声音的来源处跑去。没跑多远,呈现在雷风的一切让雷风不禁吸了口冷气,只见朴梦蝶的身后倒着两只二米多高的巨大多毛怪物,而朴梦蝶正用左手捂着腹部,右手无力的提着铁剑靠在树干上,口角流着鲜红的血液。朴梦蝶见雷风来了忍着痛叫道:小心,是森林雪人!而朴梦蝶所面对的,是二只不断向朴梦蝶靠近的两只多毛怪物。那怪物察觉到雷风来后,警觉的回过头来,混身灰褐色的长长的毛发,锐利的爪子,长长的嘴角,竟同大食蚁兽一模一样,只不过身体比较粗壮,而且是站立的。雷风毫不犹豫的举枪射击,两颗麻醉弹准确的命中了森林雪人的额头上,那森林雪人又挣扎着走了两步,终于还是倒了下去。雷风立刻上前狠狠补了两刀,将武器放回空间包裹后,然后冲到朴梦蝶的身边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吧?朴梦蝶神色萎靡的摇了摇头:往这边走,带我回边界村,否则森林雪人的血腥味会把边界森林里的魔兽都引来的。雷风一把抱住朴梦蝶,朝着朴梦蝶指的方向狂奔而去。朴梦蝶在雷风的怀中越来越虚弱,口中呢喃道:猛男,快点给我跑,别跟乌龟爬似的,本小姐要是提前去见老爸了,就是变成幽灵都不放过你的!雷风并没因为朴梦蝶看似开玩笑实似安慰的话而放下心来,雷风知道在这么下去朴梦蝶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雷风突然停了下来,将朴梦蝶轻轻放在地上,然后左手大拇指顶住了天灵盖,右手用大拇指顶住下丹田处,闷声道:乾坤倒转,阴阳逆反,给我开!只见雷风身上发出噼啪的声音,露在身体外的皮肤上血管竟都浮现出来,显得格外狰狞,半昏迷状态中朴梦蝶并没见到这一切,否则说不定会被直接吓的去见他老爸。雷风咬着牙,抱着朴梦蝶开始狂奔,速度竟然达到了人类不敢想象的地步,犹如一阵风般在森林中穿梭着。雷风从小跟雷风的父亲学了些拳脚格斗招示,有一次雷风父亲的一名战友到雷风家来看到正在耍着军体拳的雷风,连忙拉过了雷风的父亲,告诉雷风的父亲一个家传的秘密功夫。而这个功夫就这是雷风现在所使用的逆转大法,能在一定时间里激发人体的潜力,不过身体较差的人会在使用时就一命呜呼,而身体强壮的人则要忍受犹如刀割火烧般的痛苦。潜力激发完后,人也会虚弱非常久的时间。因此这套逆转大法不在没办法的时候绝对没人会用。人命关天,比起虚弱一个月来,对已经很有好感的朴梦蝶的命比起来孰轻孰重当下立分,更别说朴梦蝶完全可以抛下自己逃走,而不跟那四只森林雪人作战。雷风虽然生性随便,但雷风心中却有着他父亲所教的一句话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晨曦的第一抹阳光照耀着大地时,雷风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个小城,城门有着两名抗着大刀的全身披挂的卫士守着,而城门上的匾上写着三个字边界村。雷风早已经痛的麻木,眼看希望就在眼前更是加快了脚步,激发了潜力的雷风速度堪称恐怖,到了卫兵面前时卫兵才发现有个混身血红的人正抱着一名少女出现在自己眼前。救她!雷风说出两个字后便晕了过去。雷风晕过去后,脑海中还不断浮现着在原来世界时的事。雷风在原来的世界时并不是没有过女朋友,而且他的女朋友还非常漂亮。雷风的原女朋友也是一名探险爱好者,可是在和雷风一起在一个丛林中冒险时,面对危险,却抛开了雷风自己逃走了。而雷风好不容易才回来后,却得知那个女人再也没回来。抛弃别人的人死了,被抛弃的人却活了,雷风只觉得讽刺无比。从那以后雷风再也不相信所谓的爱情,认为虚伪的爱情在真正的为难前都会可笑的破灭。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雷风的脑海中却又跳转到朴梦蝶身上来,心中不禁又浮现出一句话。患难方见真情!昏迷中的雷风不知道自己对朴梦蝶到底是什么感觉,但却知道,朴梦蝶绝对是最好的队友。

武器如何能成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一个定论,也许有人敢说他100%成功,但是在我有限的视野及听觉范围内,我得到的答案是NO.首先一个错误的观点就是:找规律.以前有人说每个ID都有自己升级武器的一个规律,这个观点愚昧到什么程度我不想详说,自己去沙武器升N把垃圾刀,砍完就知道了。甚至有人说,每次服务器重新启动之后这个规律归零然后不断重复.这个观点也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实践后被PASS.又有人补充说,规律是有的,但是每次服务器重起后的顺序不同了,(我KAO,这么说了有P用,那还讲什么规律,没有相同的起点与顺序,谈何规律.)现在有人说,规律不是在ID自身,在于服务器和升级师,那么请问,如果我升了刀不在沙武器店里面试刀,我放到仓库,或者放在包里带走,做如何解释?系统又如何计算规律.总之,升刀找规律是绝对错误的.第2个明显的错误观点,看头发,按出F10装备栏,取下头盔可以看到自己的头发,每个玩家自己看到都是一样的,男ID棕黄色直发,女ID红色卷发.但是让其他玩家来看,有的男ID是红色的爆炸式,有的女ID是兰色的碎发.就有人开始说:凡是头发别人看来和自己开起来不同的ID是幸运ID,在升级武器上有绝对优势.那么,朋友,你错了.请你按我的方法去实践--建新人.凡是出生在银杏山谷(600.600)的都是别人和自己看来不同的头发,出生在边界村(280.600)的ID自己和其他人看到的头发都是一样的.这个只代表你的出生地,不能说明其他问题.如果真有此一说,人人都可以反复建新号,直到出生在银杏山谷.第3个错误观点,黑铁矿石的纯度将影响武器的成功失败.有不少的人认为,黑铁矿的纯度越高,那么武器的成功率就越高,反之依然.其实不然,这个可以通过实验得到证明,如果有朋友不相信,可以到我所在的2区渝州来,我2天之内给你演示一下,普通谷雨是如何变成持久11魔13的,如果你强烈要求,我甚至可以满足你,谷雨持久1,魔法13.黑铁矿只影响武器的持久,这个是已经证实了的问题.(正确的观点,本次只破例透露这1点,如需知道其他成功秘诀,真人传授,RMB3000元.学期:2--14天.)第4个错误观点,武器在丢进去和取出来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决定了武器的成功与失败.这一点,我不想过多解释,我只肯定的告诉你,这个观点是不完全对的,至于其他的详细问题,无可奉告第5个错误观点,只要首饰够好,武器就能成功,这一点,和上面一点一样涉及到了关键问题,恕我无可奉告.第6个错误观点,只要垫刀垫到了位,什么武器都能成功.错,我可以连爆20把刀,然后再爆你指定的那一把.欲知详情,请携RMB前来咨询,另注明一点,不是什么人拿钱来我就教的.欲学习升刀技术,需提供你的ID在所属服务器有高信誉,名声良好.垃圾,骗子,盗号贼一律不来.不担保学完后升级武器100%成功,每个人智力.资质,运气不尽相同,而且,武器升级没有一步登天的,武器升级最重要的是用自己的心去感受,不断的累计经验,不断的实践.所以,我只能保证学后在70%以上的成功率.我自己都只能保证95%.联系方式:,重2002年5月开始研习升级武器,升刀无数,但是2002年5月到2004年10月,鄙人也没有杰出贡献,这段时间,我一直在重复做着各种实验,我要用丰富的经验和亲身的实践来摸清武器升级的一切疑点.至于,我在2区渝州的ID名称嘛,多了,而且现在我还不想公开,我怕有人攻击我,我只不过在最近3个月才升了7把37裁决,3把13谷雨,1把13龙纹,怒斩正在升级30.我现在就去取刀.

第四章 真魂项链,现!等听朴梦蝶说完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四周传来各种各样的兽吼声,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任何人都知道,绝对不能在晚上的丛林中行走,更何况雷风?而这地上有猛兽,树上有蛇和蜘蛛的森林如果想安全的度过一夜的话,只有轮流守夜。雷风经过这么多的事后迫切的需要睡一觉来松弛下紧绷的神经,朴梦蝶既然答应带他去边界村,那自然是在短时间成为同伴了,守夜的责任当然也有她一份。雷风跟朴梦蝶说了自己的想法,朴梦蝶想了想后便答应了。这倒让雷风出乎所料,原本以为朴梦蝶怎么也要闹一下才答应的。在雷风心中朴梦蝶只是个虽然长的漂亮但却喜欢胡闹,而且太彪悍了点的暴力女,十足的现代女权主义女性,不过现在看起来,朴梦蝶其实是个出色战士,对正确的事就不会去闹。如果真要算起来,如果朴梦蝶用剑,雷风估计自己一定会落败,只是练了些格斗和一些特殊技巧的雷风,绝对不是从小在危险的玛法大陆上长的朴梦蝶的对手。当然前提是在朴梦蝶的铁剑比雷风特制的开山刀还锋利和尖锐的情况下,否则雷风一刀砍下去朴梦蝶的剑就断了那还有什么好打的。雷风知道,开山刀,瑞士军刀以及枪等高科技产品,在这剑与魔法的时代几乎是不亚于神兵利器的存在,而这些从现代带过来的物品,可以说是雷风在这个时代立足的根本。当然,雷风对朴梦蝶所说的三种战斗职业的力量也非常向往,如果能学会这能力回到现代的话,那自己不是成为超人了?雷风正在思考着事情时,朴梦蝶却选好了地方,而且从她说的空间包裹里拿出一些绳索等在周围做起来简单的陷阱。专心布置陷阱的朴梦蝶,有种别样的美,已经对女人有点反感的雷风看着朴梦蝶竟也觉得心有些痒痒的。雷风心下一动,从背包中拿出数码照相机,调好焦距之后按下了快门。一张美女认真的布置陷阱的图留在了数码照相机之中。因为是数码照相机,并没有闪光灯等,但清脆的喀嚓声还是让朴梦蝶把注意力转移了过来。朴梦蝶见雷风拿着一个精美却奇怪的东西正对着自己时,心下一惊,以为雷风要攻击自己,连忙举起剑抵挡,但见雷风正笑着看着自己时,这才感觉到雷风并没恶意,朴梦蝶气呼呼的问道:你干什么?拿这个怪东西对着本小姐干嘛?你怪东西还真不少也?如果想起你以前在哪本小姐到要去看看。雷风扬了扬手中的相机说道:我也不记得我从哪来的了,我想应该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吧。这个东西能把一个场景照在里面,叫照相机,不过这不是在我家乡,不能将这照片洗出来,只能存在这个里面。当然,不要问我失去记忆了还怎么知道,反正我一看到这个脑子里就自动冒出来这些话来了。朴梦蝶连忙上前抢过雷风手中的相机,放到眼前一看,不由惊叫出声:这就是我么?你是什么魔怪,竟然把我的灵魂装进这怪东西里了!雷风顿感无语,照相机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果然是太奇怪的东西了,自己的样子出现在照相机里竟然被说成灵魂被装进去了。雷风只好夺过照相机,对着自己按下了快门,然后说道:好了,我的灵魂跟你的灵魂在一起了!还不放心的话这个就交给你保管吧!听着雷风的话朴梦蝶脸上红了红,然后轻轻接过雷风递过来的照相机看了看后手一晃就消失在空中,想来是收进空间包裹里了,朴梦蝶接着说道:你还挺识相的。哼,看在你送这个给本小姐的份上,本小姐就给你个面子收下了,作为回礼,这个空间包裹给你吧!说着递给雷风一个小巧的戒指。雷风在听到朴梦蝶说起空间包裹的神气时就想要了,可当这个戒指摆在面前时却还是吃了一惊:这就是空间包裹么?怎么是个戒指?不是袋子什么的么?朴梦蝶笑道:你也太大惊小怪了吧!空间包裹是用魔法力开辟的一个空间,而这个戒指就是开辟一个已经制作好的空间的钥匙,你只要滴一滴血上去就可以使用了。因为一个人的灵魂只能承载一个空间包裹,拥有了一个包裹后就再也不能拥有第二个,你只要念声开启后,就会开启一个只有你才能看的见的空间,以后你只要在心里默念你想要的东西,你的包裹里有的话,它就会出现在里手中。雷风听完不由感叹魔法的奇妙,真要比起科技来,在某些方面还真是丝毫不差。雷风接过戒指,依言割破指头,滴了一滴血上去,然后念了声开启,却见那戒指没任何反应,自己也没看到任何一个自己能看到的空间。雷风奇怪道:什么都没有啊?雷风抬起头却见朴梦蝶指这雷风的胸前的项链道:你胸前不是已经有个空间包裹了么?我就知道是你肯定记不起来了。雷风连忙拿起胸前正发出微弱光芒的六芒星项链,这个项链自从雷风的父亲送给雷风后便一直贴身带着,这么多年来一直平淡无奇的挂在雷风的胸口,而来到这个世界后便能翻译自己的语言和自己所听到的语言,成为自己必不可少的东西,而且似乎还是一个空间包裹。雷风将还没干涸的手指在六芒星上一划,却还是没任何动静。雷风抬头疑惑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朴梦蝶思索了一下,又在项链上抚mo了一下,然后神色严肃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个东西可是个不得了的东西,这个东西在几年前出现过,但又都莫名奇妙的消失了。你照我说的做,先把项链贴在左胸!雷风闻言连忙照做,然后期待着朴梦蝶的下文。照我说的念,以我之心血,开启灵魂封印!朴美蝶神色庄严,犹如圣洁的女神一般,让人丝毫生不起拒绝的念头。雷风犹豫了一下,还是照朴梦蝶说的做了,当雷风念完最后一个字时,项链上的六芒星竟如活了一般,竟然慢慢变红,然后散发一道刺眼的强烈白光,雷风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再睁开眼时那六芒星项链却变成了一根造型奇特的项链,项链的颜色为黄白交加,吊坠也奇特无比。朴梦蝶继续说道:再念次开启试试,如果开启成功后再念空间整理,数数有多少格!雷风再一次照做,这次却见项链白光一闪,一个黑色的竖长方体的空间出现在眼前,雷风念了空间整理后,空间里立刻被一根根半透明的银线划分成一个个正方形的格子。雷风仔细的数了数后,发现格子不多不少,正好一百个。雷风把答案告诉朴梦蝶后,朴梦蝶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从哪弄来的这个宝贝?你知道这是什么么?真魂啊!真魂项链啊?一百格的空间,天啊,最好的空间包裹也才六十格啊!难道这就是书上所说的让人疯狂的意想不到的能力?真魂项链?你说的是这个项链的名字么?你是从哪看到的?雷风奇怪道。哼,你竟然敢怀疑本小姐的学识,本小姐可是边界村朴家书店的老板呢!这个项链我在我父亲的给我的书中看到过,叫真魂项链。据说是几年前玛法大陆上所有知道的和未知的首饰大师和魔法大师,战士大师,道士大师共同研究圣战,法神,天尊三套超级装备后的产物,而这三套新的超强套装,不仅超过了三英雄的套装,甚至能让人位之疯狂,而这也是引起这三套装备毁灭的原因!朴梦蝶停顿了下后继续说道:这三个套装分别被命名为战神,圣魔,真魂。而你这个项链就是真魂套装三件中的真魂项链,也是三大套装中唯一有着灵魂力量的神物。据说为了打造这个项链,大陆上最擅长灵魂力量的大方士林寒道大师将自己的生命与灵魂都灌注其中,使项链有了巨大的精神和灵魂能量,而且林寒道大师的全身修为开辟了一个巨大的空间包裹。而我的父亲,朴善则是当时的见证者和记录者。雷风一听之言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用自己的灵魂和全部力量打造一根项链,这叫林寒道的大师简直能和传说中的干将比啊!雷风顿时感到这根灌注着灵魂的项链是那么的沉甸甸,而且这根项链还是父亲唯一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其包含的意义让雷风绝对不可能放弃。可是匹夫无罪,怀壁其罪。雷风可不相信在这个大陆就没坏人了,贪婪是人类最大的原罪!雷风回过神后,想起朴梦蝶的话连忙问道:这三个套装是如何毁灭的?那我怎么还能有这根项链呢?

我是比奇王国的公主,住在比奇城内的皇宫里。清澈蔚蓝的护城河四周环绕,城内有无数发着幽蓝色光芒的灯柱和弓箭守卫。据说那是一个老魔法师用尽毕生精力研制出的法宝,可以镇妖除魔,保卫城内百姓的安全。我的师傅叫悠闲,她身怀绝技而不露,喧闹之处隐真身。每天清晨她会带我去兽人古墓和洞穴去练功,中午她会教我学习各种武林秘籍。偶然皇宫侍卫犯迷糊的时候,她悄悄的把我裹在她的重盔甲里,带我去边界村和银杏山谷去赶集。那些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刻,我布衣蓝裙,手拿小木剑,用小火球击杀稻草人和多钩猫。师傅在桃花树下和各路英雄畅饮桃花酒,笑谈江湖风云。微风轻拂,花香满衣。一个黄昏的夏日,正在皇宫凉亭里喝茶的师徒,被突袭的狂风迷离了双眼,屋檐下的风铃发出急促的脆响。登高而望,只见城里的灯柱,瞬间爆裂,发出嗨人的巨响。半兽统领带着他的大部队,黑压压的杀进城里。师傅紧一紧钢铁腰带,拎起裁决之杖,将我夹在腋下,纵身一越翻出皇宫,在我们走过比齐桥的时候,龙头喷出鲜红的血水。遍地的鹿尸、鸡毛和仓皇逃跑的人们,我听见耳边的风呼呼而过,鼻息之间充斥着血腥的味道。醒来之时,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小岛上的阁楼里。师傅告诉我,这里是仓月岛,附近有沧海环绕。岛主是她的情人无情,叫我安心的在这里居住,他们会保护我的安全,使我衣食无忧。师傅还说,蛮荒时代到来,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各路英雄聚居一起,将会有一场生死抉择,她要暂时离我而去。我一头扎进师傅的怀里痛哭起来。她抹去我的泪水,塞进我手里几本书,就消失在了夜幕中。借着烛光,看清手里的灭天术、魔法盾、流星火雨三本书魔法书,我将它们紧紧的搂在怀里,眼泪再次洒满了衣襟。从此后,我每天去仓月岛的骨魔洞里去练级,我想成为一个超级魔法师,用我的魔力修复比齐城内的灯柱,将半兽人赶出城去。空闲的时候,会坐在沧海边上那只破旧的小船上对着潮起潮落的远方发呆,想起比齐城里的生死未卜的亲人,想起被伴兽统领奴役的百姓,我的心如针刺般的碎成了无数碎片。岛上的孩子都远远的看着我,他们笑话我穿的轻盔甲露着大腿,说话的口音南腔北调。偶然有调皮的男孩子用他们修炼的毒给我上色。这个时候,总有一个英俊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将孩子们哄走,告诉他们我是大家的姐妹。后来我才知道,他叫魅影,是岛主的儿子,从盟重拜师学艺归来,是一名武艺高强的刺客。我喜欢魅影棱角分明的面孔,他陪我坐在小船上听海浪咆哮的声音,任凭飞落的潮水打湿他的刺衣。让我诧异的是,我在牛魔寺庙遇见牛魔王,骨魔洞遇见黄泉教主命悬一线的时刻,他总能出现在我的身边,救我于危难之间。在他的帮助下,我的武功不断进步,师傅给我的三本秘籍已经全部修炼完毕,并开始学习内功。学习内功需要每日去接泉水,魅影每天将接来的泉水放在我的窗台之上。并用高价收购的金针为我打通经络。偶然练功受伤,他总是不辞辛苦去狐月山打来疗伤药为我治疗。一天,在他帮我做完所有一切的时候,我突然拉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问到,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脸红红的,急急的摔下我,转身离去。看他的样子,我越发的好奇,拉着他的后衣襟,不停的追问。村里的一群孩子跟在我们的身后起哄。小小子坐门墩,哭着闹着娶媳妇。师傅回来看我,对我的进步很满意。她说我长大了,要去外面的世界去历练,经历更多的风雨。离开苍月岛,我心里很不舍,特别是舍不得和魅影分开。这些年来,我的眼里和心里都是他。仓月海边的每个角落,每个草丛,每个树木下都留有我们的足迹。我借着月色,来到他的窗前。烛光下,他挺拔的背影,令我迷乱,我慌乱的碰响了树枝。谁?他闪电般的跳出窗口,将我擒伏。我倒在他的胸口,月色如水。傻丫头半夜三更捣什么乱,快回去睡觉。他将我扶起,顺手帮我撂起散落的长发。我们一起去土城好不好。我乞怜的眼神望着他,充满渴望。我将来是这个岛的继承人,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等一切理顺,我会去找你,带你回来,只要这个岛在,我就会在你身边永不分离。那晚,他带我潜行到沃玛森林,转辗到风魔堡,走过同心小径来到婚姻殿堂。我看到一个白胡子老人在这里拿着红线笑眯眯的看着我们。魅影恳求老人给我们一条红线,将我们栓在一起。老人晃着脑袋自言自语,缘分天定。一年后见分晓。说完老人突然不见了。魅影用内功幻化成烟花,婚姻殿堂无数绚丽的色彩,那一刻我们忘记所有的烦恼。那一晚我们分别,是一生的别离,那一夜我们转身,是一世的远望。人头拥动的盟重城使我感到无措。在师傅的介绍下,我加入了盟重皇权的象征,沙巴克行会。我每天与行会的兄弟们去地下迷宫里夺取宝藏。晚上我们来到沙巴克城里保卫城堡的安全。目睹他们的强大与昌盛。我幻想,他们能帮助我把丢失的比齐城从半兽人的手里夺回来,还给百姓安宁平和的日子,还给我亲人自由的生活。然而在这个高手如林的侍卫队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魔法师,我的声音还未发出,就已经湮灭在各种雄壮的呐喊中了,无数个夜里,我抚摩魅影送我的王者勋章思念与失望的黑影将我淹没。我曾恳求师傅,希望她能帮我找到强有力的队伍夺回丢失的城池。然而,师傅告诉我,只有沙巴克城主夏他才能做到。可是,很少有人看到他的影踪,他出入神秘。偶然在撕杀的战场上,能看到他的雄壮的背影,胜利的欢呼声中,他总是绝尘而去。江湖里有无数他的传说,但是谁也没有目睹过他的真容。我的心在失望与希望中明明灭灭。花开的季节,身边的女孩子都纷纷走进婚姻的殿堂,而我在每日拼命的练功与焦虑中煎熬。月夜里我在夏个人领地的大门前徘徊,我在每场激情的沙战中奋勇当先,我在百万军营前引亢高歌,我做了很多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事情,只想叫拥有至高无上皇权的夏回眸的瞬间看到我的存在,我好恳求他解救我的父老乡亲。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我只远远的看见他被风吹起的衣襟,听带他主宰神剑入鞘的清脆回音。每日面对铜镜,三千青丝曳地,一身盔甲遮掩着我消瘦的腰身,紧锁的眉头含着无数的哀怨。魅影来看我时,带来很多我爱吃的食物,还有强效疗伤与一枚王者戒指,他心疼的为我梳理发辩,拭搽伤口,叫我耐心的等待他羽翼丰满强大的时刻,他会帮我赶走半兽人夺回领地。我迷茫的眼神看着他,似乎那是很遥远的时代,寂寞的长发穿越窗棂,勒紧了花园里食人花的脖颈,我的灵魂穿越盟重的上空遥望比奇城。多年以后,我坐在庄园的凉亭里,细细的回想,人与人之间有很多事是冥冥里注定的,在什么地方遇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遇做了什么事。就算离开,在回头时,才知道那是天定。那个晚上,我睡不着,来到了瘟疫沼泽,借着月色与人鱼怪撕杀。不想几个潜伏的强盗,他们悄悄的围了过来。我发现包裹里疗伤药已所剩无己,复活戒指被我放在床头上。当明晃晃的几把刀带着寒风同时向我劈来之时,我闭上了眼睛,听天由命。突然,一声虎啸,兵器叮当做响,耳边风过猎猎,我看见自己骑在一只虎背上,身后是强人的尸首,满地的血腥。眼前是我曾目睹无数次,夏挺拔的脊梁,我双手环抱着他的腰,长裙在身后飘舞成花。在他的个人领地里,他细心的为我的伤口上药,带我给他的宠物熊猫喂竹子,骑着老虎在花园里散步,月夜下,他弹着古筝,我长袖飞舞。做我的女人,今生我会一直守护你。夏突然停下弹奏,不容拒绝的对我说,我看见他炯炯有神的眼睛,瞳人里似乎有魅影的影子闪过。能帮我收复比奇吗?我的父母和百姓都在那里被奴役,我双眼含着泪水望着他。他肯定的点点头。夏携着我在虎背之上,奔驰在风魔堡里的同心小径上。在无数烟花和月老的祝福中,我们完成了婚礼的仪式。这个被无数人敬仰,被无数女人爱慕的男人成了我的男人,而此时我的内心百感交集,拒绝了夏要举办一个盛大婚礼的要求,怕魅影目睹了我的婚礼而伤心欲绝。此时他在干什么呢?是否在想着我,是否感知到我背叛了誓言,与一个才认识不久的男人已结为夫妻。全城欢庆三天,庆祝我和夏的新婚大喜。那一月,风轻云淡,香满帏纱,夏身着布衣带我手拿锄头,翻遍了庄园的菜地,种上了我最爱的玫瑰;那一月,我们在凉亭品茶下棋看夏剑舞成风,豪气满怀;那一月,夏脱下沉重的盔甲,叫我数他胸前的肌肉,挠他的痒痒肉时,他笑的如同孩童般单纯;那一月,夏临窗画眉,为我挽起沉沉的发髻,眉心点上了朱砂红痣。而我在外人眼里看似幸福的日子里越显憔悴,我以为夏忘记了当初答应我的偌言。我端茶,洒在自己的脚尖,起舞,散乱了韵脚,练功,刺破了衣襟。夜半十分,我抚摩夏熟睡的面孔泪眼婆娑,我使用武功瞬息移动来到通往比奇城的通道毒蛇山谷任凭风寒将我吹打。一月之后的清晨,我被鸟叫声惊醒,发现夏不见了。我找遍了庄园及个人领地的每个角落都没有他的影子,我的心疼疼的揪在一起。最后庄园管家告诉我,夏带着部队出征了,具体地方不清楚。没有多久,管家告诉我,夏攻占了比奇城,半兽人被赶走,城内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他说夏安排了人送我回比奇看望家人。临行前,我收拾行装,在夏的书桌上看到他的九级军鼓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几行字。宝贝,第一次听你唱歌,就喜欢上你了,我认定你是我的女人,每次看你在沙场上奋力撕杀的样子,心总是很疼,那时候就想把你宠在怀里,不受江湖任何一点风雨的侵蚀。我们在一起的一个月里,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我知道你的心愿,只是我不想我们的蜜月被血腥所破坏,但是我却看到你的忧虑和不安,难道你还在想着另外一个男人。难道我倾心所爱的女人,只是一个利用我达到目的,而对我没有一点点爱意的功利女人?我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看到这里,我的眼泪大滴落下,模糊了鼓面的字体。比奇皇宫里,悠闲师傅说魅影已成为武林第一高手。玛法大陆上到处流传着他行侠仗义的故事,当年他得知我结婚的消息后刺破双腕,发誓永不结婚,如今他依然独来独往。而夏每天在各个地图上出征,领土不断的扩张。此时秋色正浓,屋檐上的风铃叮咚作响。一分思念,分化成两处担忧,三分夜色,难掩我万般的惦念。一颗素心,从此撕裂为二。记得苍月岛亭边折柳临别时的誓言,想着庄园新婚,夏枕边低语,耳旁轻笑的温情。对月祈祷,点起三支清香,招回随风而去的魂魄。夏、魅影祝你们一切安好,记得同烧此夜香,人在比奇,魂在远方。

相关内容